24日,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發佈首份反腐敗研究報告《如何治理“一把手”腐敗》。報告對2000年至2014年廳級以上貪官的腐敗情況進行了分析,其中六成為“一把手”,近八成在黨委工作。
  這份由該院副院長聶輝華教授和研究員仝志輝共同撰寫的46頁報告,聚焦黨政“一把手”腐敗治理。報告提出,預防“一把手”腐敗,可實行“差額提名”,同時,應實行現代“品位分等制”,對一些低級別職位上的優秀官員給予更高的權力、待遇。
  報告還建議推進紀委系統由半垂直管理向全垂直管理過渡,加強對“一把手”“8小時之外”的監督,加強自下而上的監督;及時公開招投標信息和結果,減少項目腐敗;通過公開財政收支細目,減少“三公”腐敗;通過公示官員財產,減少隱性腐敗。
  A “一把手”腐敗國企最集中
  報告通過收集整理了2000年到2014年3月底所有公佈的廳局級官員腐敗案例(包括367個廳局級及以上官員),發現“一把手”腐敗現象尤其值得關註,而且國企最集中。在367個廳局級及以上腐敗官員中,曾經擔任“一把手”職務的有219名,占大約60%。從行業分佈上看,黨委、政府、交通、司法以及國企等部門的“一把手”更容易腐敗,他們成為“一把手”腐敗的主體。聶輝華認為,由於目前缺乏對“一把手”的有效制約,因此能夠公開察覺的“一把手”腐敗案例僅僅是其中的一部分,這說明“一把手”腐敗的後果往往比公開預期的要更嚴重。
  B交通、土地、建設領域腐敗高發
  此外,報告特別指出,近年來,交通、土地、建設等部門成為腐敗的高發領域,因為這些領域的黨政“一把手”掌握了工程、土地、房屋等重要資源,而這些資源又恰恰是市場經濟轉型時期高租金、不透明、壟斷性的生產要素。結合前面關於腐敗的理論分析,這些領域完全具備腐敗的三個要素:權力大、尋租多、難監督。根據媒體報道,前幾年,河南省交通廳四任廳長相繼落馬。據不完全統計,從1996年至2005年的10年間,全國有13個省市交通廳(局)的26名廳局級幹部因經濟問題被查處。在收集的廳局級腐敗案例中,來自交通和城建兩個部門的腐敗“一把手”有20名,占全部腐敗官員的9%左右。
  C47%廳級及以上貪官曾包“二奶”
  報告涉及的367個廳局級及以上腐敗官員中,有172名官員曾包養“二奶”,占47%;有44名官員曾在政法系統任職,屬於“執法犯法”,占12%;有24名官員曾在中央部門任職,說明腐敗從中央到地方無孔不入,占7%;63名官員曾在國企任職,占總數的17%,這一比例明顯高於國企官員占官員總數的比例。因此,國企的腐敗問題很可能比黨政機關更為嚴重。報告分析認為,國企的腐敗之所以嚴重是因為國企直接涉及經濟交易,權力的尋租空間更大。而且,由於國企幹部一方面享受行政級別,另一方面又享受市場化待遇,更容易通過市場交易掩蓋腐敗事實,導致反腐敗的難度更大。
  D女性幹部腐敗比例低於男性
  從性別上看,女性占全部廳級貪官的3%。在219個腐敗的“一把手”樣本中,女性只有3名,占1%左右。根據中組部的數據,2009年全國省部級以上幹部中,女性比例為11%,地廳級幹部的女性比例為13.7%,縣處級幹部的女性比例為16.6%。相比於女性幹部占全部幹部的比例,女性幹部腐敗的比例明顯低於男性。報告認為這一現象可能是因為女性相對謹慎保守,更害怕貪污受賄的風險,另外由於家庭分工的原因,女性腐敗的機會相對較少。從全部腐敗廳級官員的學歷上看,大部分腐敗官員的學歷在大專以上。其中,大學本科占37%,碩士占42%,博士占9%。華商報記者王利民
  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副院長聶輝華——
  建議實行官員現代“品位分等制”
  關於研究初衷
  “一把手”腐敗的後果更嚴重
  華商報:你們手工收集整理了2000年到2014年3月底所有公佈的廳局級及以上官員腐敗案例,是如何收集的?
  聶輝華:我們通過各個網站查那些被查處的貪官,我們把這些資料綜合在一起,把重覆的剔除掉,儘量把資料補全。這個報告我們從一年多前就開始準備,有三四個學生幫我收集,收集資料就用了大概半年多。
  華商報:你們一共收集了367個廳局級及以上貪官,為什麼要定在廳局級及以上?
  聶輝華:因為廳局級及以上官員(副廳級——副國級)被抓之後,都會被媒體曝光,媒體報道比較充分,相對而言樣本比較全。而處級及以下的官員信息不全。
  華商報:那為什麼要出這樣一個報告,初衷是什麼?
  聶輝華:第一,腐敗問題比較嚴重,大家都很關心;第二,好像還沒有一份報告專門聚焦“一把手”腐敗,因為“一把手”腐敗的後果更嚴重,而“一把手”在腐敗中的比例又比較高。
  關於數據
  2013年落馬官員數量猛增
  華商報:在2000年到2014年3月底這14年裡,反腐數據有何變化?
  聶輝華:按我們的統計,2000年-2007年,每年被抓的廳局級及以上級別官員都是10個左右,2008年是16個,2009年是28個,2010年是17個,2011年是20個,2012年是21個,2013年突然達到159個。
  華商報:現在不時爆出官員患抑鬱症的消息,對於官員壓力太大這種說法,您有何看法?
  聶輝華:首先也許存在選擇性偏差,大家只看到官員有抑鬱症,但也許別的群體也有抑鬱。目前我們沒有數據可以判斷說,官員得抑鬱症的概率遠高於其他行業。
  華商報:您覺得,您這個報告最大的亮點是什麼?
  聶輝華:我們提出了幾個反腐敗的策略。比如說,限制“一把手”的腐敗,我們提出“差額提名”,過去組織部門經常只提名一個人,這個人一般是“一把手”授意的,沒有選擇空間。如果必須至少提名兩個人的話,“一把手”看中的那個人,如果品德能力不行,那麼其他人可以投票選擇另外一個人。這樣可以牽制“一把手”的權力。
  第二個亮點是,我們提出官員現代“品位分等制”。現在是你的職位上升了,你的權力待遇才會上升,導致大家都想往上升,但上面沒那麼多位子。如果一個縣委書記幹得好,他在原地不動,就可以升為副廳級、正廳級,他可能會在一個地方安心乾。這就是低位高配。現在已經有高配了,但高配在什麼職位上推行,以多大的比例推行,都沒有制度化,沒有大規模推廣。
  關於監督
  “官員應犧牲一點個人權利”
  華商報:您的報告中提到要限制“一把手”的權力。有人會說,如果“一把手”不能管人、不能管事,那他還能管什麼?
  聶輝華:他不是不能管人,是不能一個人說了算。以前的人事任命,一般是“一把手”主導,他以前有90%權力,現在可以把這個權力減到60%,給他逐漸限權。當然,要限制“一把手”的權力,也要限制他的責任,不能一個地方出了什麼事都找“一把手”。一個好的制度安排,一定是權力和責任對稱。
  華商報:您的報告中提到,加強對“一把手”“8小時之外”的監督,這會不會侵犯官員的隱私權?
  聶輝華:我相信紀委系統有辦法在保護人權和反對腐敗之間作出平衡。沒有完美的東西。你既然當了官員,應該犧牲一點個人權利。在國外就有這樣的案例,如果兩個企業老總在一起打高爾夫球,就可能被人告發,因為他們可能在一起進行價格合謀或形成壟斷。
  我所說的“8小時之外”包括很多內容,比如說監督娛樂場所,如果一個官員老是出入高端娛樂場所,那麼他是不是應該納入監控範圍?
  華商報:像這種監督,會不會需要很多人力去解決?
  聶輝華:我覺得這個問題不是特別大。如果有好的制度,就不需要那麼多人了,制度不好,你弄多少人也不行。只要把握幾個關鍵問題,比如說把用人腐敗卡住了,把財產公示抓住了,很多問題就好解決了。
  華商報:通過這個調查,您最深的感受是什麼?
  聶輝華:我沒想到在這些被抓的官員中,“一把手”所占的比例這麼高,占60%。我以前估計可能占30%左右。
  華商報記者王黎莉
  (原標題:官員8小時外應受監督(圖))
創作者介紹

雨天

am04amg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